页面载入中,请稍后...

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nine-春色春恋春风

普利尼RX 4

一周目剧情简述

先回忆下,在上年《3天》故事中,是不是曾经有段妹妹新海天被司令官莲夜绑走,翔冒险赴约并与乱入的希亚顺利将她带回的剧情?
本次《3春》的时间轴就是在《3九》和《3天》故事发生后,继这个事件向后开展的。
在妹妹顺利被带回家后的次晨,翔和她同上次《3天》的故事一样,在马路上碰见了春风前辈,并从前辈那里接到那封道歉信。

这条线路中的翔因为比上次更加担心妹妹安全,所采取的行动与《3天》中有异。
主动替妹妹向前辈发了消息的翔,通过与她的短信交谈感觉到春风前辈她虽然处于与己方立场相左的RIGVEDA,但本心并不疯狂。进一步交流后,翔发现现在RIGVEDA的她对司令官所持的非友即敌的对外态度有些排斥。
这里我们再回顾一下曾经翔一行人的目的。
早在第一部《3九》故事中封印现界与异世界的门栓就因为地震受损的关系。导致异世界的圣遗物掉落到了现界中,并给现界带来了一定的混乱。
所以以新海翔为首的一行人的目的,就是要收集掉落到现界的圣遗物保护和平的日常来着。
但其中魔眼圣遗物的支配者的突然觉醒,又给原本平静的城市染上了疯狂的气息。
魔眼支配者与一行人背道而驰的圣遗物使用理念,使得耳闻后的一行人冷汗直冒。因此一行人现阶段的行动也全部都是围绕着,如何找出并将其抓捕所展开的。

然而这一次故事中的翔与前两次故事中的表现有些不同,本次故事中的他有着一种异样的直觉。
一种无法道明的绝对确信启示他,魔眼的支配者就在昨夜与自己对阵的RIGVEDA中,而莲夜身边的那个叫GHOST的女子正是要找的人。
但当前这个所谓“确信”现在还并不能等同于结果。有证据的话就可以直接指认GHOST,而显然这个证据目前是不存在的。没有确凿的证据,那么翔就无法和一行人对GHOST采取下一步行动。这是翔比较犯愁的。

不过无独有偶,在开头提到的因为妹妹的事和自己有过交谈的春风前辈,与GHOST同属一个团体。而春风前辈的价值观又和团体里其他两人背道而驰。所以聪明的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在课后翔向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翔打算利用春风前辈的便利,直接让她协助自己卧底到RIGVEDA之中,从而去取GHOST是魔眼支配者的证据。
虽然在计划中翔有从她的安全角度考虑,想出一个既不会连累她也不会让自己陷入太深的法子。但如此兼顾两头的临时方案,在才认识没几天的两人行动之下还是显得太没默契。而恰巧这些疏漏就一下子被GHOST准确地捕捉到了。

——才片刻的时间就露了马脚,而且还是在两个危险的魔眼支配者的面前。
一瞬间急转直下的形势让二人顿时语塞。
是对战么?还是狡辩?
面对句句相逼的对方,为数不多的招架手段让本就手无寸铁的己方二人处境变得相当危险。
而情急之下突然打断了GHOST和莲夜话茬的,是翔的一个张口就来的借口。
「我、喜欢上前辈了」

措不及防的思路切换使得语塞双方对调。这听似荒唐的理由确实让事情获得了新的转机。再加上希亚突如其来的帮衬,这才绕开了险些露陷的危机,取得了RIGVEDA两人的初步信任。
但这还并不能让翔松下一口气,因为现在正到了为自己撒下谎言补锅的时刻。

虽然场面尴尬,但也确实的推动了话题更好的开展。假扮成恋人来到翔家里前辈也随着这次意外开始和翔解释起了关于自己能力的话题。
香坂春风——所持的是『把思考具现化的能力』。之前春风前辈被大家围的里外各一层也是因为这个。这次翔的行为失控也是因为这个。甚至春风的双重人格也是因为这个能力。春风前辈因为很胆小所以她内心少女化的想法就是渴望自己能像个公主一样被关注,同时那个像女王一样的角色也就成了她胆怯精神的另一种依靠。

「貌似是决定好新海同学的代号了」
时间来到次晨,出门后的春风前辈发现了来自司令官莲夜的留信。
所谓行动代号,便是同COMMANDER、GHOST、EMPRESS相类似的称呼。这也是莲夜此次邀请二人的理由。莲夜发短信给春风前辈,希望二人放学后能来和自己与GHOST碰头。
在翔的眼中,莲夜的做事风格总是有种飘然世外的感觉。从他脱线的中二风格对话,到会老实地替GHOST拾起口香糖和为自己行为的致歉,以及会做一些小儿科行为,再到这次秘密结社的集会地点会选一般餐厅来看,翔对他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反倒是在一旁滴水不进咋舌不断的GHOST更让人在意。
「你们有兄弟姐妹吗?」
注意到GHOST有意无意在遮挡的面颊像极了自己的挚友。翔对他们丢出了一个疑问。同时带着自己猜测的翔,在苏菲缇雅的帮助下开始了试探。
但果然事实不出人所料,一个个的现象都印证了猜测的正确,以至于最后他直接亲口说出来。
「因为有这种力量,所以我就顺手使用了而已」
与一就是那次石化事件的幕后真凶。
虽然随着与一的摊牌,暗中潜伏的九条一行人也上前来助阵。但这次对阵还是产生了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结果。此晚WALHALLA·SOCIETY被RIGVEDA·ASURA挫败。

「下次就真杀了你」
浑身阵痛的翔,就只能在倒地不起的众人面前看着他们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翔无法想象那个曾经帮自己融入班级,并在班里总树立着良好形象的与一会是曾经轻易将别人杀死的魔眼支配者。无法想象自己深信的朋友却曾一瞬之间差点将自己杀死。无法阻止这一切的翔再次感觉到了自己力量的渺小。
失败反省会后翔就在内心情感几欲崩坏的边缘徘徊在回家的路上。这时的他已经没有心情顾及周围的事情了。
等到突然注意到了后头追赶而来的呼声时,才发现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春风前辈已经近在咫尺——

「难过的时候,就请向我撒娇吧,这次,该轮到我了,我会成为您的力量」
春风前辈看透了翔的心结,并向翔示出自己的好意。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圣遗物的出现,妹妹被诱拐,还是事件的调查。所经历的一系列事情都化作了重负,不容选择地都压给了翔。
饱受突如其来的使命重压却在不断前行。这段时间的翔确实已经身心俱疲了。而如今又遭挚友背叛的他听到前辈这番话的时候,积攒在内心的情感就好像洪水冲毁了堤坝一样瞬间爆发了出来。
翔靠在前辈胸膛接连不断的抱怨着自己同与一的一幕幕过往。
而前辈就这样不骄不躁的环抱着翔,在他的身旁倾听着,抚慰着他。
二人就这样过了一会,待到理性重新凌驾回了感性,翔又重新抬起头振作了起来。
但即便精神振作了,翔还是对当前的局面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之后如何再面对这些回忆,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在再见到与一的时候让他回心转意……
正当这时,二人方注意到了一个黑影正从黑暗中慢慢走出。
而这个黑影的正体就是最后将当前局面一举打破的人。


曾在《3天》的故事中有一则伊利斯平定灾祸给白巳津川带来了和平的传说,虽然这次故事中翔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对此专门查阅,但传说对他来说也是有所听闻的。
而找上两人,并单独邀请二人借一步说话的人,正是这个被尊称为蛇神的伊利斯。
伊利斯借宿了沙月老师的身体,在神社正门前跟二人讲述着自己知道的故事。
沙月老师额头上熠熠发光的烙印象征着她同为支配者的身份,而她和平易近人的语气给了翔一种莫名的安心感。但对话的内容,却让翔陷入了混乱。
「要小心苏菲缇雅。她就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一方是借用看着自己长大的沙月老师身体的的蛇神,一方是段期间一直协助自己收集圣遗物的奇怪玩偶,这一晚的对话之后,翔虽然还有一肚子的疑惑,不过还是优先相信了伊利斯,同时按照伊利斯的要求将那晚之后见到她的事对众人保了密。

周末过后就要到黄金周之前,二人再次受到了伊利斯的邀请。这一次伊利斯在详细的叙述了关于圣遗物的事情之后拿出一支针剂给了翔。
所谓圣遗物就是这样的东西,只要它与支配者单方面契约完成后,除死亡外,契约关系不会单方面解除。而唯一种可以打破这种规则将契约强制解除的药则是这支——安薄绒。
伊利斯希望二人用安薄绒解除与一的圣遗物契约,并将其圣遗物安全回收。

黄金周的第一天午后,翔将目前所知道的内容与大家摊牌开来,计划进入了商议阶段。

在商议之中翔给了都和天另样的能力使用提示,让她们更进一步认识到了自己能力的用途。这些运用的方法就和之前GHOST的身份一样,虽然翔没有具体的佐证,但它们就像知识一样浅浅的印在了自己脑海中。它们都属于“确信”过的东西。

翔传授的新的能力使用方法又给作战计划的成功添了几分把握……

 

 


「真没想到会遇上你们……我真不该抄近道的」
但这天在和春风前辈实践能力的操控时却恰恰碰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从商店买东西回来的莲夜突然出现在面前,这让本在长椅上小憩的二人警觉了起来。
不过面对神经紧张的二人,莲夜的态度却显得十分放松,并未有和二人主动发生冲突的意思。

「你就这么崇拜与一吗?」
自从与一那晚扬长而去,不再去学校出席起,莲夜就一直都在帮助与一采购生活必需品。
此次莲夜的路过的目的也是为此。当在他将要离去之际,二人问其即便是要染指犯罪也要与与一在一起的缘由时,莲夜便再次以平常那个放下COMMANDER身份,以“在下”自称所作出的回答仅仅是只是——「不是的呢。因为与一会陷入孤独」

 

 


第二天的房间集会,翔向其他两人讲述了昨日和前辈碰到莲夜,以及之后尾随着他,又看到了苏菲的玩偶出现在了与一面前催促与一尽快杀掉翔一行人的一幕。同时借着当时从伊利斯那里听到的内容,和其他人说了自己对苏菲一直以来行动目的的猜测。
鉴于苏菲有可以观测到自己的能力,时间拖得越晚情形就越是不利,翔认为这些事情宜早不宜晚,所以提议此次给与一暗中服下安薄绒的计划就在当下立刻展开实施比较好。

利用春风的能力,果然在傍晚时分他们又像昨天那样再次相遇了莲夜。
在守株待兔的九条用能力将莲夜兜里的饮料偷到手注射下安薄绒还回去后,天就给大伙发动了隐蔽气息的能力跟了过去。
事情就这样如计划中那样一直发展着……

直到与一和莲夜吐血身亡——

毒药。
意识到饮料中的安薄绒其实是被做过手脚的毒药后,一行人慌了神。
而糟乱的现场中,一个翔非常熟悉的身影就这样面挂着笑容从阴影中现身了。
如今的她那份平易近人的姿态已经消失不见,听着春风前辈慌慌张张的提问,她理所当然地肯定了与一他们已经死亡的事实。
懒散亲和的语气也一变成了厌烦和刻薄的嘲笑。
所谓连环局的优势,正是利用了人懈怠的弱点。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收网布设也有获得硕大战果的可能。当计划精心布设的计划顺利实施后,谁都不会料到还有黄雀会紧跟在后。这样的反转对前两个周还只是群普通孩子的新海翔一行过于残忍。
「你骗了我们吗!」
直感化作不安开始从翔的身体上扩散,翔开始怒吼起来。

当伊利斯踢开倒在血洼中一动不动的与一,从他身边捡起圣遗物时。
翔才察觉到了事态严重。
本就没有放弃支配者身份的伊利斯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另一个魔眼圣遗物。
这种危机就好像列车脱轨,即便是人再怎么有所防备,但面对天灾一样的力量也同样显得力不从心,更何况本就毫无防备的众人呢?

成对的魔眼散发出赤红的气场。在伊利斯强劲的凶威之下翔开始冷汗直冒。
等到烙印的纹样浮现在伊利斯面颊,方才慌忙喊出让大家闭眼的他,已经再也听不到任何人做出回应的声音了。

一个响指过后稀稀疏疏的断裂声和硬物掉落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彻。
无法阻止的崩坏像病毒一样,翔的内心仿佛也被其啃食。此时此刻的每一声细小的鸣响都宛如一根刺入翔后脊的钢针。
已经捡走了在场所有人圣遗物的伊利斯就这样笑谈着野望,缓缓地消失在了楼顶的夜空中。

但绝望还再不断地蔓延着。
春季未过,夜风呼啸的夜晚,汗水却在以可见的速度渗出皮肤。
短短数分,六人命丧,活下来的只有自己。
不知道谁能来解答如今的这一切,也不知道谁将背负起这六人分的罪恶。
此刻依旧重复不断地再问着“为什么”的他,现在需要做的事……不如说是已经出于本能在做的事只是用不停地颤抖的手和胳膊环起、护住那些随风散落再也变不回人形的越拼越碎的石块……

 

  1. Chaosx轨迹之路上 Chaosx轨迹之路上

    谢谢菊长了,菊不可耐,9nine第三作等好久了(✪▽✪)

  2. Chaosxgg Chaosxgg

    期待已久,菊不可耐,非常感谢菊长。

  3. 扶x 扶x

    等了一年第三部终于来了,谢谢菊长~(四部预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